李白诗被称为-李白惟有李白诗能说诗对女人脚的描写-厦门振兴古诗词会

诗仙李白 发表于 诗词赏析 分类,标签: 李白诗被称为李白诗对女人脚的描写李白诗精选大全李白诗精选大全

李白诗被称为

李白诗被称为-李白惟有李白诗能说诗对女人脚的描写-厦门振兴古诗词会

送友人寻越中山水 古诗全文闻道稽山去,偏宜谢客才。千岩泉洒落,万壑树萦回。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湖清霜镜晓,涛白雪山来。八月枚乘笔,三吴张翰杯。此中多逸兴,早晚向天台。参考资料: 送友人寻越中山水-百度百科 、 送友人寻越中山水-百度汉语 《送友人寻越中山水》翻译译文听说你要去会稽山,那里最适合你这样才比谢灵运的人。你会看到千岩清泉洒落,万壑绿树萦回。东海横垣秦望山下,当初秦始皇就在那里眺望东海,西陵山围绕越宫高台。镜湖如清霜覆盖的明镜,海涛汹涌如雪山飞来。八月的浙江就等待你这支枚乘的生花妙笔去揽胜,三吴的美食佳肴就等着你张翰似的美食家去品尝。那里逸兴多多,你可一定去上天台山逛逛,不到天台山就没有到浙江。《送友人寻越中山水》鉴赏整首诗极度赞美的越中的青山秀水及风物美食。此诗对仗工整,表现出李白作品少有的整饬美,另外诗中移动镜头的运用,赋予作品强烈的动感,极富震撼力。如湖清霜镜晓,涛白雪山来,一方面写小舟前行,另一方面写大浪从对面排沓而来,相向而动,强化了大浪的动感,让人惊为雪山倾倒,体现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全诗共计十二句六十字,表达了对浙江山水风物以及友人才干人品的赞美。此诗对仗工整,表现出李白作品少有的整饬美,另外诗中移动镜头的运用,赋予作品强烈的动感,极富震撼力。如湖清霜镜晓,涛白雪山来,一方面写小舟前行,另一方面写大浪从对面排沓而来,相向而动,强化了大浪的动感,让人惊为雪山倾倒,体现出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全诗表达了对浙江山水风物以及友人才干人品的赞美。整首诗里表现出了李白对大自然有着强烈的感受力,他善于把自己的个性融化到自然景物中去,使他笔下的山水丘壑也无不具有理想化的色彩。他用胸中之豪气赋予山水以崇高的美感,他对自然伟力的讴歌,也是对高瞻远瞩、奋斗不息的人生理想的礼赞,超凡的自然意象是和傲岸的英雄性格浑然一体的。在诗中,诗人灵动飞扬,豪气纵横,像天上的云气;他神游八极,自由驰骋,像原野上的奔驰的骏马。在诗里,诗人一扫世俗的尘埃,完全恢复了他仙人的姿态: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的浪漫、癫狂、爱恨情仇,寂寞与痛苦、梦与醒,他的豪气义气,他的漂泊,全都达于极端。他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送友人寻越中山水》古诗提要及人物与地名古诗提要:《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是唐代诗人李白写的一首五言排律。表达了作者对越地山水风物以及友人才干人品的赞美。越州风光给李白留下美好的深刻印象,他对此十分怀念,也经常用其作为美的标准,来比照其他地方的胜景。李白曾多次到达浙江,在天宝(唐玄宗年号,742~756)年间就有数次入越的记载,因此他对越中山水景物比较熟悉。此诗极度赞美的越中的青山秀水及风物美食。诗中人物与地名:张翰:西晋文学家,吴郡吴县人。齐王执政,辟为大司马东曹掾,见祸乱兴,以秋风起思鲈鱼为由辞官而归。枚乘:西汉辞赋家,古淮阴人。因在七国叛乱前后两次上谏吴王而显名。谢客:即谢灵运,浙江会稽人,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客,人称谢客。三吴:古地区名,说法不一。《水经注》以吴郡(今苏州)、吴兴(今浙江湖州)、会稽(今浙江绍兴)为三吴,即今江苏南部、浙江北部一带。《元和郡县志》则以吴郡、吴兴、丹阳(今江苏镇江)为三吴。李白《猛虎行》有三吴邦伯皆顾盼,四海雄侠两追随。《永王东巡歌》有秋毫不犯三吴悦,春日遥看五色光。《赠升州王使君忠臣》有六代帝王国,三吴佳丽城。《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八月枚乘笔,三吴张翰杯。《金陵望汉江》有六帝沦亡后,三吴不足观。《赵公西候新亭颂》云:咽三吴。天台:指天台山,在今浙江天台县北,绵延宁海、东阳、新昌、奉化等县。李白《赠僧崖公》有自言历天台,搏壁蹑翠屏。《赠王判官时余归隐居庐山屏风叠》有何处我思君,天台绿萝月。《梦游天姥吟留别》有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有天台连四明,日入向国清。《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此中多逸兴,早晚向天台。《送杨山人归天台》有客有思天台,东行路超忽。《天台晓望》有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求崔山人百丈崖瀑布图》有幽缄傥相传,何必向天台。《普照寺》有天台国清寺,天下为四绝。东海:①先秦古籍中的东海相当今之黄海。秦汉以后,始以今黄海、东海同为东海。李白《古风》(抱玉入楚关)有东海泛碧水,西关乘紫云。《王昭君》(其一)有汉月还从东海出,明妃西嫁无来日。《来日大难》有思填东海,强衔一木。《猛虎行》有我从此去钓东海,得鱼笑见情相亲。《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有巨灵咆哮擘两山,洪波喷流射东海。《赠薛校书》有举手谢东海,虚行归故林。《赠裴十四》有黄河落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赠崔侍御》有故人东海客,一见借吹嘘。《寄王屋山人孟大融》有我昔东海上,劳山餐紫霞。《江夏寄汉阳辅录事》有西飞精卫鸟,东海何由填。《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鲁郡尧祠送窦明府薄华还西京》有君不见绿珠潭水流东海,绿珠红粉沉光彩。《早秋单父南楼酬窦公衡》有太山嵯峨夏云在,疑是白波涨东海。《感兴》(其七)有东海有碧水,西山多白云。《金门答苏秀才》有愿狎东海鸥,共营西山药。《赠嵩山焦炼师序》云:或传其入东海。②指汉郡名,治所在郯县(今山东郯城县北)。唐海州,天宝元年改为东海郡,治所在朐山县(今江苏连云港市西南海州镇)。李白《君子有所思行》有不散东海金,何争西辉匿。《东海有勇妇》有东海有勇妇,何惭苏子卿。岂如东海妇,事立独扬名。西陵:《水经注浙江水》:昔范蠡筑城于浙江之滨,言可以固守,谓之固陵。今之西陵也。在今浙江萧山市西西兴镇。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秦望:山名,在今浙江绍兴市南,一名会稽山。《水经注浙江水》:秦望山,在(越)州城正南,为众峰之杰,陟境便见。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越台:即越王台,在今浙江萧山市西。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东海横秦望,西陵绕越台。稽山:即会稽山,在今浙江绍兴县东南十三里。李白《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闻道稽山去,偏宜谢客才。《重忆》有稽山无贺老,却棹酒船回。越中:泛指今浙江绍兴市及周围地区。李白有《越中秋怀》、《送友人寻越中山水》、《越中览古》。

李白诗被称为-李白惟有李白诗能说诗对女人脚的描写-厦门振兴古诗词会

独漉篇 (37742人评分) 8.3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类型: 爱国 原文: 独漉水中泥,水浊不见月。不见月尚可,水深行人没。越鸟从南来,胡鹰亦北渡。我欲弯弓向天射,惜其中道失归路。落叶别树,飘零随风。客无所托,悲与此同。罗帏舒卷,似有人开。明月直入,无心可猜。雄剑挂壁,时时龙鸣。不断犀象,绣涩苔生。国耻未雪,何由成名。神鹰梦泽,不顾鸱鸢。为君一击,鹏抟九天。 参考翻译 译文及注释 译文有人在水中湮泥,弄得水浑浊不堪,连月亮的影子也照不见了。映不见月影倒没什么,问题是行人涉水不知深浅,就会被深水所淹没。越鸟从南而来,胡鹰也向北而飞。我欲举弓向天而射,但又恻然不忍,怜惜它们中途迷失了归路。树叶为风吹落,别树飘雾而去。我如今他乡为客,无所归依,此悲正如落叶别树之情相同。罗帷乍舒乍卷,似乎有人进来。一束明亮的月光照入室内,可鉴我光明磊落的情怀,真真是无疑可猜。雄剑挂在墙壁上时时发出龙鸣。这把断犀象的利刃啊,如今闲置得都长满了锈斑。国耻未雪,还谈得上什么建立伟业?谈得上什么万世功名?传说有一只神鹰,曾在云梦泽放猎,但它却连鸥鹭一类的凡鸟睬也不睬,对它们一点兴趣也没有。因为此鸟志向远大,生来就是高飞九天,专门为君去搏击大鸟的啊。注释⑴“独漉”四句:《独漉篇》古辞:“独漉独漉,水深泥浊。泥浊尚可,水深杀我。”李诗拟之,喻安禄山所统治下的人民,在水深火热之中。漉:使水干涸之意。独漉:亦为地名。此乃双关语也。⑵“越鸟”四句:陈沆《诗比兴笺》云:“越鸟四句言(李)希言等处在南来,而璐兵亦欲北度。中道相逢,本非仇敌,纵弯弓射杀之,亦止自伤其类,无济于我。”⑶“落叶”四句:言自己无所依托,飘零之苦。⑷“罗帷”四句:以明月之磊落光明,以自喻心迹也。帏:帐子。舒卷:屈伸开合,形容帷帘掀动的样子。⑸“雄剑”二句:以雄剑挂壁闲置,以喻己之不为所用也。《太平御览》:“颛顼高阳氏有画影腾空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未用时在匣中,常如龙虎啸吟。”⑹断犀象:言剑之利也。《文选》曹植《七启》:“步光之剑,华藻繁缛,陆断犀象,未足称隽。”李周翰注:“言剑之利也,犀象之兽,其皮坚。”⑺国耻:指安禄山之乱。⑻“神鹰”四句:《太平广记》卷四六〇引《幽明录》:“楚文王好猎,有人献一鹰,王见其殊常,故为猎于云梦之泽。毛群羽族,争噬共搏,此鹰瞪目,远瞻云际。俄有一物,鲜白不辨,共鹰竦翮而升,矗若飞电。须臾羽堕如雪,血洒如雨。良久有一大鸟堕地而死。度其两翅广数十里,喙边有黄。众莫能知。时有博物君子曰:‘此大鹏雏也。’文王乃厚赏之。”梦泽:古泽薮名,亦与云泽合称云梦泽。鸱鸢:指凡鸟。 参考赏析 赏析   《独漉篇》原为乐府“拂舞歌”五曲之一,古辞以“刀鸣削中,倚床无施。父仇不报,欲活何为”,抒写了污浊之世为父复仇的儿女之愤。  “独漉水中泥”,“独漉”在今河北,传说它遄急浚深、浊流滚滚,即使在月明之夜,也吞没过许多行人。此诗首解先以憎恶的辞色,述说它“水浊不见月”的污浊,第三句“不见月尚可”,又在复沓中递进一层,揭出它“水深行人没”的罪恶。这“独漉”水大抵只是一种象征:诗人所愤切斥责的,其实就是占据了长安,并将“河北”诸郡以污浊之水吞没的安禄山叛军。他们正如肆虐河北的独漉水一样,暗了天月,吞噬了无数生灵。  接着由纷乱的时局,转写诗人客中飘泊、报国无门的孤愤。当中原深受罹乱时,诗人正孤身一人,飘泊在东南。眼看着“越鸟南来”、“胡雁北渡?”,诗人心中不胜悲哀:那鸟雁飞归的北方,正是河山拱卫的京师所在。而今陷于叛军的铁蹄之下,自己却只能避难客中,这实在是最令诗人痛苦的。“我欲弯弓向天射”一句,就是在这痛苦心境中激发的“射天”奇思。它与“拨剑四顾心茫然”一样,表达了一种无可发泄的苦闷。但弯弓射天,又怕误伤了空中的鸟、雁,徒然使它们中道折翮、失却归路,这真叫人左右为难。眼望月下的树影,偶有落叶在风中飘坠,诗人不禁一声长叹:“客无所托,悲与此同”——他正如这风中落叶一样,飘荡无主。  自“罗帷舒卷”以下,诗境陡转:四野万籁俱寂,诗人却还独伫空堂,他究竟在等待着谁?门边的罗帷忽然飘拂起来,仿佛有人正披帷而入。诗人惊喜中转身,才发现来客只有清风。随着罗帷之开,月光便无声“直入”,正如豪爽的友人,未打招呼便闯了进来——然而它只是月光的“无心”造访,根本无深意可解。这四句从清风、明月的入室,表现诗人似有所待的心境,思致妙绝。而且以动写静,愈加将诗人客中无伴的寂寞,衬托得孤寂冷落。  诗人所期待的,就是参与平叛、为国雪耻之用。  “龙泉雄剑”此刻就挂在壁间。它如同古帝颛顼的“曳影之剑”一样,当“四方有兵”之际,便震响“龙虎之吟”,意欲腾空飞击。令人伤怀的是,它却至今未有一吐巨芒、断其犀、象之试。这雄剑的命运,正是诗人自身报国无门的写照。国之壮士,岂忍看着它空鸣壁间、“锈涩苔生”一股怫郁之气在诗人胸中盘旋,终于在笔下化为雄剑突发的啸吟:“国耻未雪,何由成名?”笔带愤色,却又格调雄迈,显示的正是李白悲慨豪放的本色。此诗末解,就于宝剑的啸吟声中,突然翻出了“神鹰”击空的雄奇虚境。据《幽明录》记,楚文王得一神鹰,带到云梦泽打猎。此鹰对攻击凶猛的鸱、鸢毫无兴趣,而竟去攻击九天巨鹏并将之击落。此诗结句所展示的,就是这神鹰击天的奇壮一幕。而决心为国雪耻的诗人,在天之东南发出了挟带着无限自信和豪情的声音:“为君一击,鹏搏九天!”这声音应和着挂壁雄剑的“龙吟”之音,响彻了南中国。它预告着诗人飘泊生涯的终止——他将以“鹏搏九天”之志,慨然从军,投入平治“独漉”、驱除叛军的时代风云之中。  此诗共分六节(乐曲的章节),初读起来似乎“解各一意”、互不相属,其实却是“峰断云连”、浑然一体。从时局的动乱,引出客中飘泊的悲愤;从独伫空堂的期待,写到雄剑挂壁的啸吟;最后壮心难抑、磅礴直上,化出神鹰击天的奇景。其诗情先借助五、七言长句盘旋、摩荡,然后在劲健有力的四言短句中排宕而出。诗虽作于诗人五十六岁的晚年,而奇幻峥嵘之思、雄迈悲慨之气,就是与壮年时代的名作《行路难三首》、《梦游天姥吟留别》相比,亦更见其深沉而一无逊色之憾。 创作背景   此诗作于安史之乱爆发之后。根据裴斐《李白年谱简编》,唐肃宗至德元载(756年)秋,李白从秋浦到浔阳,上庐山。冬入永王李璘水军,参谋幕府。入永王幕府前作《独漉篇》。

关于作者:李白

李白诗被称为-李白惟有李白诗能说诗对女人脚的描写-厦门振兴古诗词会

李白 lǐ bái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该古诗《李白简介》唐代诗人

0 篇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