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开头的李白诗-李李白诗朗将进酒的题目怎样起白诗 《下途归石门旧居》

诗仙李白 发表于 诗词赏析 分类,标签: 秋开头的李白诗李白诗 《下途归石门旧居》李白诗《与夏十二登岳阳楼》李白诗《与夏十二登岳阳楼》

秋开头的李白诗

秋开头的李白诗-李李白诗朗将进酒的题目怎样起白诗 《下途归石门旧居》

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 古诗全文君家全盛日,台鼎何陆离!斩鳌翼娲皇,炼石补天维。一回日月顾,三入凤凰池。失势青门傍,种瓜复几时?犹会众宾客,三千光路岐。皇恩雪愤懑,松柏含荣滋。我非东床人,令姊忝齐眉。浪迹未出世,空名动京师。适遭云罗解,翻谪夜郎悲。拙妻莫邪剑,及此二龙随。惭君湍波苦,千里远从之。白帝晓猿断,黄牛过客迟。遥瞻明月峡,西去益相思。参考资料: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百度百科 、 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百度汉语 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译文及注释君家兴旺之时,位列三公何其美盛。斩断鳌足辅佐女娲,炼五色之石以补天。维一朝日月垂顾,曾得三入中书省。虽在青门旁失势,但像邵平种瓜青门外又有几时?依然与旧时宾客相会,三千之众光亮了大道小路。天恩昭雪得洗愤懑,松柏之树因之也葆含荣华。我非如王逸少,与你姐结为夫妻。浪迹天下尚未出世,名声已惊动了京师。适才自狱中而出,却又遇流放夜郎之悲。拙妻如莫邪剑,与我如二龙相随而深感愧疚。你受此浪打风吹之苦,千里之远前来送我。白帝山中猿声断,黄牛峡前过客赶。遥望明月峡,向西而行益增相思。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赏析《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一诗的起首六句先写宗氏先祖的荣耀。全盛日指宗氏祖人宗楚客的发迹之时。他是武则天的堂姊之子,进士出身,三度为相。后因依附韦氏、安乐公主,韦氏败,亦受诛杀。前两句意为:想当初你们宗家全盛之时,先人宗楚客曾三次任相,在朝中是多么显赫啊!斩鳌两句,引用《淮南子》中女娲补天之神话,说明宗楚客的政绩辉煌。《淮南子》载: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兼载,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此为用女娲补天之奇功,喻示宗楚客在武后和中宗朝,分别于神功元年(697年)、长安四年(704年)和景龙元年(710年)为相,经天纬地有过一番轰轰烈烈的业绩。日月顾是以侧面描写续写宗楚客的声名远大,竟连日月也为之注目。唐制,宰相称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故诗文中多以凤凰池称宰相。宗楚客既三次为相,故曰三入凤凰池。自失势句至松柏句写宗氏的衰败没落。《三辅黄图》载:广陵人邵平,为秦东陵侯。秦破,为布衣,种瓜青门外。七、八两句即用此典。犹会众宾客,三千光路歧写宗氏虽自青云跌落尘世,犹不改好客之风,依然有三千宾客登门,以致使路面为之而被踩得光亮。皇恩雪愤懑,松柏含荣滋是记宗楚客获罪被诛以后,并未再闻有放罪之事,相反赠葬极为典重,以致太白有此赞誉。这两句意为:皇上见宗楚客诛后,就不再对宗氏一族再予追究,原先的天怒就此平息,所以人虽遭诛,但宗楚客的墓地倒是沾了皇恩的光,所以其上所植的松柏就含荣滋了。此诗总共才二十六句,仅第一层记宗氏之兴衰史即占十二句,似乎所据篇幅过多,而且同送别诗的习惯体例又不同。其实李白花费约占全诗一半的篇幅回忆宗氏兴衰的历史,自有其深意。关键之处是最后两句诗:皇恩雪愤懑,松柏含荣滋。这两句诗告诉读者,宗楚客死后其家未再获罪,正是作者暗中诉说永王璘死后不应当再降罪于别的与他有干系的人。雪愤懑三字明赞宗楚客死时皇恩的浩荡,也正是诗人暗刺肃宗愤懑太过了。含荣滋陈述了宗楚客被处死以后,皇上尚能顾念旧情,这又是李白讥讽肃宗竟连半点人情也不讲。所以这一段内容并非只是空叙家世,而是借他人家世的荣辱变化发泄诗人内心的无限哀痛。尽管宗氏先人遭受杀身大祸,但全家尚能得先皇之庇护;自己如今无罪而长流夜郎,虽经多人营救而犹不能赦免,这等冤情比宗楚客之被杀还要可悲可叹。如此理解,才得李白笔下的真意,诗作之大旨。我非东床人以下十句为第二层,主要写离别前的亲情。前两句意为:我算不上你们宗氏的好女婿,对我妻子举案齐眉的情义深感不安。东床人用《世说新语》中郗太傅嫁女之典,指的是乘龙快婿。浪迹两句意为:我李白漂泊天涯并无成就,在京城长安中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适遭两句意为:我刚才获得友人的营救,好比云雀挣脱了罗网,马上又被贬谪到夜郎长期流放,岂不令人心寒?云罗是大罗网,翻即反而。拙妻两句意为,我的妻亦不顾年老体衰,从豫章(今江西南昌)到浔阳来送我上路,我和她形影相随好比干将莫邪雌雄两剑永不分离。惭君两句意为:对你宗璟兄弟千里乘舟风浪相送我更觉有愧,真是太感谢你的一番好意了。最后白帝四句为作者放眼途程,但觉满眼愁云,无限悲酸。白帝在四川夔州城东五里峡中,是入蜀去夜郎的必经之路。其地势孤特陡峭,山上又多猿猴,故诗人以猿声之断续呜咽侧写行程之艰险。次年三月李白到白帝时,因天旱成灾才遇大赦,未到夜郎便自白帝折返。于是又有《早发白帝城》诗问世。其中有两岸猿声啼不住句,却又显得如此明快轻捷。不过这是后话了。黄牛在三峡附近,是大山之名。其山南岭叠起,高岩有石,色泽如人,负刀牵牛,黑黄分明。再加上江湍纡回,虽途径信宿,犹见此物,故民谣曰: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言水路迁深,回望如一。李白后来行到黄牛有诗曰: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写尽旅途的艰辛和心绪的凄凉。这就是此诗黄牛过客迟的内蕴。最后两句写诗人在西去谪地踏上路程前忍不住满腔相思情要向亲友们诉吐。明月峡在四川益州(今成都)附近,用以借指夜郎。诗人说,遥望那僻远的流放之地,我将一人孤身独处其地,虽有明月之美名,而无团圆之美实,不禁使人更加思亲念友,情不能已。全诗就在这凄惋哀绝的情调中戛然收结。综观全诗,这首诗的思想意义在于,它深刻揭示了封建统治者的刻薄寡恩。李白明明怀着一腔热血,为国效死平叛战场。只因统治集团内部争斗,他不幸而受牵连。尽管有那么多人,也包括他的妻子在内,为李白开罪,却始终不能得到宽宥。这说明封建统治者在对待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问题上,只愿将他们视作歌功颂德、遣乐娱宾的工具(如玄宗之对李白),如若有一丝半点触动他们统治权力之处,那就毫不客气,要开杀戒了(如肃宗之对李白)。理解到这点,对读懂李白这首《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是不无益处的。《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是中国唐代大诗人李白创作的一首五古。乾元元年(758)春流夜郎首途时告别妻宗氏弟宗璟之作。诗中先历数宗璟家世,下及自己与宗氏婚姻及流夜郎湍波之苦,于研究李白家室颇为重要。此诗是李白于流放之前同前来相送的妻子和妻弟宗璟的诀别抒怀,是李白在踏上流放途程前的一曲含冤负屈、感慨伤怀之悲歌。全诗从内容上大致可以分为三层:自首句君家全盛日到松柏含荣滋是第一层,为盛夸宗氏门第的显赫历史,并以宗氏的败落影射己身今日之获罪;自我非东床人到千里远从之是第二层,为诗人对亲往送行的妻子宗氏及妻弟宗璟的致谢,内中又直诉其冤情;最后四句为第三层,为诗人料想路程遥远,途中自有无数险阻,并预先表达了对亲人们的思念之情。其思想意义在于深刻揭示了封建统治者的刻薄寡恩。宗璟之祖为宗楚客,武后、中宗时尝三为相。魏颢《李翰林集序》:终娶于宋。按此宋当为宗之讹。宗夫人是李白的最后一个妻子,天宝年间所娶。李白《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诗云:君家全盛日,台鼎何陆离。斩鳌翼娲皇,炼石补天维。一回日月顾,三入凤凰池。失势青门旁,种瓜复几时。我非东床人,令姊忝齐眉。可知此宗夫人乃武后时宰相宗楚客孙女,是宗璟之姊。李白在入永王幕前有《别内赴征三首》,浔阳狱中及流夜郎途中写有多篇赠内寄内诗,当均指宗夫人。从这些诗中可知宗夫人曾设法营救李白出狱。宗夫人亦崇奉道教,李白有《送内寻庐山女道士李腾空二首》。(郁贤皓》宗璟:武后、中宗时宰相宗楚客之孙,李白继室宗夫人之弟,排行十六。《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诗,作于乾元元年(758)李白流放夜郎起程之时。凤凰池:本指皇帝禁苑中池沼名。魏晋以来中书省掌执政治机要,地近宫禁,多承宠任,故称凤凰池。李白《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一回日月顾,三入凤凰池。《赠得鹤送史司马赴崔相公幕》有峥嵘丞相府,清切凤凰池。白帝:指白帝城,在今四川奉节县东白帝山上。东汉初公孙述建,因公孙述自称白帝,故名。李白《江上寄巴东故人》有觉后思白帝,佳人与我违。《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白帝晓猿断,黄牛过客迟。《早发白帝城》有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留别龚处士》有我去黄牛峡,遥愁白帝猿。青门:长安东门,又名青绮门、青城门、霸城门。在今陕西西安市西北。李白《古风》(咸阳二三月)有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失势青门旁,种瓜复几时。《寓言》(其三)有长安春色归,先入青门道。明月峡:在今四川重庆市东北长江上。李白《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遥瞻明月峡,西去益相思。黄牛:峡名。在今湖北宜昌市西北长江上。李白《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白帝晓猿断,黄牛过客迟。夜郎:①夜郎郡,唐天宝元年(724)改珍州置,治所在夜郎县,在今贵州正安县西北。李白《流夜郎赠辛判官》有我愁远谪夜郎去,何日金鸡放赦回?《赠刘都使》有而我谢明主,衔哀投夜郎。《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太守良宰》有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流夜郎半道承恩放还兼欣克复之美书怀示息秀才》有去国愁夜郎,投身窜荒谷。《江上赠窦长史》有万里南迁夜郎国,三年归及长风沙。《江夏赠韦南陵冰》有天地再新法令宽,夜郎迁客带霜寒。《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有去岁左迁夜郎道,琉璃砚水长枯槁。《窜夜郎于乌江留别宗十六璟》有适遭云罗解,翻谪夜郎悲。《留别贾舍人至》有君为长沙客,我独之夜郎。《忆秋浦桃花旧游时窜夜郎》有三载夜郎还,于兹炼金骨。《流夜郎闻酺不预》有汉酺闻奏钧天乐,愿得风吹到夜郎。《南流夜郎寄内》有夜郎天外怨离居,明月楼中音信疏。另有《流夜郎永华寺寄寻阳群官》、《张相公出镇荆州寻除太子詹事余时流夜郎行至江夏与张公相去千里公因太府丞王昔使车寄罗衣二事及五月五日赠余诗余答以此诗》、《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流夜郎至西塞驿寄裴隐》、《泛沔州城南郎官湖》序云白迁于夜郎、《流夜郎题葵叶》。②夜郎县,《新唐书地理志》谓贞观八年于龙标分置夜郎、郎溪、思微三县。天宝元年(742)改夜郎县为峨山县。其地在今湖南芷江县西便水市。李白《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秋开头的李白诗-李李白诗朗将进酒的题目怎样起白诗 《下途归石门旧居》

上之回 古诗全文三十六离宫,楼台与天通。阁道步行月,美人愁烟空。恩疏宠不及,桃李伤春风。淫乐意何极,金舆向回中。万乘出黄道,千骑扬彩虹。前军细柳北,后骑甘泉东。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秋暮瑶池宴,归来乐未穷。参考资料: 上之回-百度百科 、 上之回-百度汉语 《上之回》翻译译文皇家有三十六离宫,其楼台馆阁之高上与天通。在阁道上行走,仿佛可直通月宫,美人有高处不胜寒之感。因皇帝的恩宠不能遍及宫人,至使宫人有桃李伤春之悲。这样皇帝犹嫌欢乐之意未尽,要起銮驾金舆到回中宫去游乐。如今万乘銮驾行出黄道,从回中返驾回宫中了,有千骑打着彩旗开道。前军已至细柳营之北,后骑尚还在甘泉宫之东。是前去向渭川老人或襄野之童请教治国之道鸣?非也。原来是像周穆王西行与王母开瑶池之宴一样去游宴了,现在正是兴冲冲地打道回府呢。《上之回》赏析全诗十六句,分为三层。前六句为第一层,明写美人失宠,为下一层转出恣意淫乐之意作铺垫,实则以美人自况,叹己不遇。开篇对景起兴,突兀而出,三十六离宫,楼台与天通,西都有离宫别馆三十六所,楼台林立直逼云端,何等之高又何等之多;并且阁道步行月,在横悬于楼阁间的通道上,月儿缓缓移动像是悠闲漫步,是何等奇丽又何等飞动。然而如此富美佳景,只有美人空守楼台!林立高耸的楼台与孤独孑然的美人形成强烈对比,衬出美人的幽独、冷落和空寂。原来是恩疏宠不及,桃李伤春风,帝王并不留恋这人间的美人。君恩疏远,宠爱不及,春风不度,桃李失色,不由令人追寻究竟而生出下层。中间六句为第二层,极写武帝出游回中声势之壮。先以淫乐意何极承上,意何极犹言何等极意纵情,再以金舆向回中启下。回中宫为秦时所建,在今陕西陇县西北。汉武帝元封初至雍,曾开通回中道,后多次游历赏玩。下两句极力状写武帝出游的赫赫声势。万乘出黄道,千骑扬彩虹,黄道本指日行之中道,古以日为君象,所以又指天子所行之道。这两句说汉武出游回中,只见御道上车辆万乘,兵马千骑,上有旌旗飘扬,如彩虹垂天。本来有此二句足以称盛,诗人还觉不够酣畅淋漓,又补足两句:前军细柳北,后骑甘泉东。这两句说车队兵马前后相续,绵延三百余里。这当然是一种极力夸张,但淋漓尽致地形象化地表现了汉武极意淫乐,构成呼应。相传汉武游回中,时有歌美其行,道是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如果真是这样,这一极盛出游的场面还无可厚非,那是向北方的月支、匈奴显示汉家国威,迫慑对方俯首称臣的壮举。然而诗人却不这样认为,而是笔锋一转,进入第三层: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昔周文王出猎之前曾从卜中得知可以获霸王之辅,于是出猎,果然在渭水之上遇太公,时太公垂垂老矣,而文王载与俱归,立为师,周室因此而兴。襄野童典出《庄子徐无鬼》,大意说黄帝将见至人大隗于具茨之山,至于襄城之野,黄帝与随行人员都迷了路,问牧马童子,童子不仅知大隗和具茨之山,还告诉黄帝治天下莫过于无为。黄帝称童子为天师而告退。这两句是说,汉武出游回中,岂是像文王那样渭滨求兴霸业之贤辅,或是像黄帝那样襄野问为天下之大道,都不是,而是但慕瑶池宴,归来乐未穷,汉武所企慕的只是神仙之道,在神仙所居的瑶池来挥觞宴饮,纵享仙界之乐,归来还沉醉其中余兴不尽。这首诗借汉武帝讽唐明皇,因此其忧患是深沉的,而全诗的风格却是悲懽含蓄而不伤,美刺婉曲而不怨(《诗法家数》)。诗中描写汉武极意淫乐,喜好神仙是极力烘托,反复渲染。先着力写宫馆之众,楼台之高,阁道之壮,佳人之美都管不住汉武,烘托出淫乐之极,后以万乘,前军两联的工整对仗,渲染出汉武出游的声势之威,好仙之极。这一连串的描写,空间阔大,景象壮观,极力驰骋,意绪骏快。最后笔锋一转,岂问两句陵地跌宕,使极力驰骋的思绪猛然一顿,在大起大落之中使其刺时叹己的主题得到了强化的表现,其鲜明如红梅映雪,空谷传音。可以说此诗蕴含深厚,豪中见悲是其最鲜明的特点。而在结构上上下回环,层层相生,语言上华丽缤纷,气势直下;在立意上高古典雅,超迈逸群。《上之回》古诗提要及诗中人物与地名古诗提要:《上之回》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作品。此诗当作于李白待诏翰林期间,其作意与《宫中行乐词》之三命意略同,是借古讽今之作。此诗不仅有借古讽今之意,还有怀才不遇之叹。全诗十六句,分为三层。前六句为第一层,明写美人失宠,为下一层转出恣意淫乐之意作铺垫,实则以美人自况,叹己不遇。中间六句为第二层,极写汉武帝出游回中声势之壮。第三层笔锋一转,揭示汉武帝游回中的真实用意。全诗立意高古典雅,结构回环相生,语言华丽缤纷,堪称佳作。《上之回》乐府旧题,属《鼓吹曲辞汉铙歌》。《乐府古题要解》云:汉武帝元封初,因至雍,遂通回中道,后数游幸焉。其歌称帝游石关,望诸国,月支臣,匈奴服,皆美当时事也。据《三辅黄图》,汉有离宫三十六所,回中宫在凤翔府天兴县西。黄道,原指日中道,亦指天子所行之道。太白此诗作年不详,大抵亦言汉武帝事,然转为讽谏,其巡幸回中,不过溺志于淫乐和神仙,却疏于求贤。萧士赟云:明皇亦好神仙,此其讽谏之作欤?(《分类补注李太白诗》),其实,主要是讽谏明皇好淫乐,慕瑶池宴,亦杜甫《登慈恩寺塔》:惜哉瑶池宴,日晏昆仑丘之意。诗中地名:甘泉:汉代宫名。《三辅黄图》卷二:《关辅记》曰:林光宫,一曰甘泉宫,秦所造宫周匝十余里。汉武帝建元中增广之,周十九里,去长安三百里,望见长安城。故址在今陕西淳化县西北甘泉山。李白《上之回》有后骑甘泉东,岂问渭川老。《塞下曲》(其六)有烽火动沙漠,连照甘泉云。《东武吟》有因学扬子云,献赋甘泉宫。《还山留别金门知己》有方学扬子云,献赋甘泉宫。渭川:即渭水。李白《留别于十一兄逖裴十三游塞垣》有太公渭川水,李斯上蔡门。《送赵云卿》有如逢渭川猎,犹可帝王师。《上之回》有岂问渭川老,宁邀襄野童。瑶池:传说中西王母居处。李白《飞龙引》(其二)有下视瑶池见王母,蛾眉萧飒如秋霜。《天马歌》有请君赎献穆天子,犹堪弄影舞瑶池。《舍利弗》有金绳界宝地,珍木荫瑶池。《上之回》有但慕瑶池宴,归来乐无穷。《秋夜独坐怀故山》有入侍瑶池宴,出陪玉辇行。

关于作者:李白

秋开头的李白诗-李李白诗朗将进酒的题目怎样起白诗 《下途归石门旧居》

李白 lǐ bái 该古诗《李白简介》唐代诗人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0 篇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