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曰-李白诗闻道稽山李白诗将进酒的感悟去偏宜谢客才

诗仙李白 发表于 诗词赏析 分类,标签: 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曰李白诗闻道稽山去偏宜谢客才唐代李白诗《古朗行》的译文唐代李白诗《古朗行》的译文

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

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曰-李白诗闻道稽山李白诗将进酒的感悟去偏宜谢客才

金陵望汉江 古诗全文汉江回万里,派作九龙盘。横溃豁中国,崔嵬飞迅湍。六帝沦亡后,三吴不足观。我君混区宇,垂拱众流安。今日任公子,沧浪罢钓竿。参考资料: 金陵望汉江-百度百科 、 金陵望汉江-百度汉语 《金陵望汉江》翻译译文长江延绵曲折长达万里,分作九条支流就如同九条巨龙盘踞。江水四溢,泛滥于中国,波涛汹涌迅疾奔流。六代的帝王沉寂沦亡之后,三吴已没有了昔日之盛,无足称赏。我朝圣明之君统一天下,垂衣拱手无为而冶。今天的任公子,已无需沧海垂钓而罢竿了。《金陵望汉江》赏析这首诗以金陵为中心,写眺望长江远去的感想。全诗情景合一,寓比兴之意于写景之中。诗的前两句汉水回万里,派作九龙盘。横溃豁中国,崔嵬飞迅湍。都写出了长江下游万流横溃,直下东海,水势浩瀚,气势博大的特点,写出了远去的长江气势浩大,切中题旨,铺垫出一派雄壮气象。接着用江水泛滥造成的巨大影响和损失来写近古的国运不兴,为歌颂当下盛世蓄好气势。但诗的后四句我君混区宇,垂拱众流安。今日任公子,沧浪罢钓竿。并不是单纯而热烈地歌颂盛世,在一派祥和安宁之中,也透露出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淡淡悲哀。诗的感情深沉而表达稳妥,比喻以江水壮阔的气势与盛唐的国力相对应,贴切得体,从而自然又蕴含丰富地表达出盛世才子的惆怅。在此诗中李白已对万里长江的风光作了一个全面的描绘:上游之秀丽,三峡之急险,中游之宏阔,下游之浩瀚,都有极生动之描写,可以说李白用他的生花妙笔,为读者绘制了一幅极其宏伟的万里长江风光图卷。这是其它任何诗人所作不到的。而其他诗人,由于局于经历所限,对长江的描绘也只能是一时一处、一鳞一爪的个别描写,虽然他们可能写得很精彩,而不可能对万里长江绘出全图。即使是有人像李白那样有游万里长江的经历,但也未必像李白对长江那样的钟情,或虽钟情而不善于诗。李白漫游扬州时赋《秋日登扬州西灵塔》,称誉像教有照迷方之效。而《金陵望汉江》更值得关注,嘲笑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割据者依恃金陵钟山之险而称帝终归复亡的历史命运,同时盛赞李唐一统天下之伟绩。《金陵望汉江》古诗提要及诗中的人物与地名古诗提要:此诗作年不详。汉江即汉水,此指长江。盖汉水纳入长江之后,虽流至下游,仍可用其旧名。前四句写长江之水深流急;接着抒情,六帝沦亡后,三吴不足观,慨叹无人以金陵为兴复之资;我君混区宇,垂拱众流安,似讥刺朝廷之无远略;末两句微露惆怅之情,盖感于自己有志不遂,无所作为。全诗用典,含意极深极曲,故历代论家众说不一,王琦云:因众派安流,水无巨鱼,故任公子之钓竿可罢,喻言江汉宁静,地无巨寇,则王者之征伐可除也。(王琦注《李太白全集》卷二十一)此说拘泥字面,论诗太浅。诗中的人物与地名:汉江:即汉水,源出今陕西宁强县北部嶓冢山,东南流经陕西南部、湖北西北部和中部,在武汉市入长江,为长江最长支流。李白《襄阳曲》(其三)有岘山临汉江,水绿沙如雪。《赠张相镐》(其一)有斯言傥不合,归老汉江滨。《江夏送友人》有徘徊相顾影,泪下汉江流。《金陵望汉江》有汉江回万里,派作九龙盘。《寄远》(其七)有妾在舂陵东,君居汉江岛。《会别离》有渺渺天海途,悠悠汉江岛。三吴:古地区名,说法不一。《水经注》以吴郡(今苏州)、吴兴(今浙江湖州)、会稽(今浙江绍兴)为三吴,即今江苏南部、浙江北部一带。《元和郡县志》则以吴郡、吴兴、丹阳(今江苏镇江)为三吴。李白《猛虎行》有三吴邦伯皆顾盼,四海雄侠两追随。《永王东巡歌》有秋毫不犯三吴悦,春日遥看五色光。《赠升州王使君忠臣》有六代帝王国,三吴佳丽城。《送友人寻越中山水》有八月枚乘笔,三吴张翰杯。《金陵望汉江》有六帝沦亡后,三吴不足观。《赵公西候新亭颂》云:咽三吴。金陵 战国楚筑金陵邑于今江苏南京市石头山。后金陵便成为今江苏南京市的别称。李白《鼓吹入朝曲》有金陵控海浦,渌水带吴京。《金陵歌送别范宣》有金陵昔时何壮哉,席卷英豪天下来。《劳劳亭歌》有金陵劳劳送客堂,蔓草离离生道傍。《金陵城西楼月下吟》有金陵夜寂凉风发,独上高楼望吴越。《永王东巡歌》(其四)有龙盘虎踞帝王州,帝子金陵访古丘。(其十)有初从云梦开朱邸,更取金陵作小山。《献从叔当涂宰阳冰》有小子别金陵,来时白下亭。《宿白鹭洲寄杨江宁》有望美金陵宰,如思琼树忧。《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有堂上三千珠履客,瓮中百斛金陵春。《留别曹南群官之江南》有渌水帝王州,金陵绕丹阳。《留别金陵诸公》有五月金陵西,祖余白下亭。《金陵酒肆留别》有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闻李太尉大举秦兵百万出征东南懦夫请缨冀申一割之用半道病还留别金陵崔侍御十九韵》有金陵遇太守,倒履欣逢迎。《送萧二十一之鲁中兼问稚子伯禽》有夫子如何涉江路,云帆袅袅金陵去。《送崔氏昆季之金陵》有二崔向金陵,安得不尽觞。《答杜秀才五松山见赠》有闻道金陵龙虎盘,还同谢脁望长安。《金陵凤凰台置酒》有置酒延落景,金陵凤凰台。《登梅岗望金陵赠族侄高座寺僧中孚》有钟山抱金陵,霸气昔腾发。《金陵》(其一)有金陵空壮观,天堑净波澜。(其二)有地拥金陵势,城回江水流。《秋夜板桥浦泛月独酌怀谢脁》有斜低建章阙,耿耿对金陵。《金陵新亭》有金陵风景好,豪士集新亭。《示金陵子》有金陵城东谁家子,窃听琴声碧窗里。《出妓金陵子呈卢六》(其一)有楼中见我金陵子,何似阳台云雨人。(其三)有小妓金陵歌楚声,家僮丹砂学凤鸣。《玩月金陵城西孙楚酒楼达曙歌吹日晚乘醉著紫绮裘乌纱巾与酒客数人棹歌秦淮往石头访崔四侍御》有朝沽金陵酒,歌吹孙楚楼。《金陵江上遇蓬池隐者》有解我紫绮裘,且换金陵酒。《登瓦官阁》有晨登瓦官阁,极眺金陵城。《送友人游梅湖》有暂行新林浦,定醉金陵月。《月夜金陵怀古》有苍苍金陵月,空悬帝王州。另有《三山望金陵寄殷淑》、《自金陵溯流过白璧山玩月达天门寄句容王主簿》、《金陵白下亭留别》、《金陵送张十一再游东吴》、《登金陵城西北谢安墩》、《金陵望汉江》、《金陵白杨十字巷》、《题金陵王处士水亭》、《金陵听韩侍御吹笛》、《答族侄僧中孚赠玉泉仙人掌茶》序云:余游金陵,见宗僧中孚。《汉东紫阳先生碑铭》云:闻金陵之墟。《为宋中丞请都金陵表》云:臣伏见金陵旧都、就金陵太山必安之成策。《上安州裴长史书》云:白本家金陵、便之金陵。《金陵与诸贤送权十一序》、《金陵名僧頵公粉图慈亲赞》。

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曰-李白诗闻道稽山李白诗将进酒的感悟去偏宜谢客才

嘲王历阳不肯饮酒 (38410人评分) 8.3 朝代:唐代 作者:李白 类型: 冬天写雪抒情 原文: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笑杀陶渊明,不饮杯中酒。 浪抚一张琴,虚栽五株柳。空负头上巾,吾于尔何有。 参考翻译 译文及注释 译文大地一片雪白,风色寒厉,纷纷的雪花片片如大手。笑死了陶渊明,就因为你不饮杯中酒。你真是浪抚了一张素琴,虚栽了五株翠柳。辜负了戴的头巾,我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注释①王历阳:指历阳姓王的县丞。历阳县,秦置。隋唐时,为历阳郡治。②五株柳:陶渊明畜素琴一张,宅边有五柳树。③空负头上巾:语出陶渊明诗“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 参考赏析 评析   酒,历来是文人墨客的情感寄托,诗人尤甚,李白更是以“斗酒诗百篇”名扬天下,他常以甘醇可口的美酒为寄托,做了大量的反映心理情绪的诗。这首《嘲王历阳不肯饮酒》便是。  历阳,唐代郡县,治今安徽省和县历阳镇,因“县南有历水”而得名。当时李白访问历阳县,正值大雪纷飞,县丞设宴招待李白,李白席间频频举杯,赞赏历阳山美、水美、酒美,可惜就是人不“美”——没有人陪他喝酒。于是席中赋诗《嘲王历阳不肯饮酒》,豪情万丈,景象怡人。从此诗可以看出李白的心中的偶像是五柳先生陶渊明。他嘲笑王历阳表面上以陶渊明为榜样,可是喝酒不痛快,徒有虚名。“浪”、“虚”、“空”三字用得巧妙,传达出嘲讽及激将之意,充分显示了李白的冲天豪气。

关于作者:李白

江上望月怀思 李白诗曰-李白诗闻道稽山李白诗将进酒的感悟去偏宜谢客才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李白 lǐ bái 该古诗《李白简介》唐代诗人

0 篇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